<dd id="snbgg"><noscript id="snbgg"></noscript></dd>
  • 長江商報 > 中國科學家為人類音樂起源貢獻重要成果   范朋飛科研團隊首次揭示長臂猿雌雄合唱規律

    中國科學家為人類音樂起源貢獻重要成果   范朋飛科研團隊首次揭示長臂猿雌雄合唱規律

    2024-01-29 07:50:13 來源:長江商報

    2023年7月,范朋飛教授率隊在大雪山國家級自然保護區調研西黑冠長臂猿種群情況。

    范朋飛教授野外科考。


    雄性西黑冠長臂猿。(范朋飛供圖)


    雌性西黑冠長臂猿。(范朋飛供圖)


    雄性西黑冠長臂猿。(范朋飛供圖)



    長江商報消息 ●長江商報公益記者 李璟 發自廣西

    “這項研究長臂猿合唱規律的成果,為理解人類音樂的起源和形成貢獻了重要數據和理論基礎!

    1月25日,正在廣西邦亮長臂猿國家級自然保護區野外科考的范朋飛,略顯興奮地告訴長江商報公益記者。

    近日,中山大學生命科學學院范朋飛教授團隊在權威生物學期刊《當代生物學》上發表研究論文,通過中國境內生存的三種野生一夫二妻制冠長臂猿的種內和種間比較,中國科學家首次揭示了節奏及其變化具有促進合唱的功能,為進一步理解人類音樂的起源和演化提供了重要數據和理論支撐。

    范朋飛向長江商報公益記者表示,他和他的團隊還會繼續深入進行這項研究。身為中國動物學會靈長類學分會副理事長的范朋飛,從事長臂猿的行為生態和保護生物學研究已長達20年,他在廣西、云南等地的大山深處長期駐扎蹲點調研,曾榮獲中國動物保護協會“長隆獎”和2023中國永德瀕危動物保護高峰論壇頒發的“中國瀕危動物保護卓越貢獻獎”,其在中國瀕危動物保護方面造詣頗深,為中國長臂猿保護和研究作出重要貢獻。

    范朋飛向長江商報公益記者介紹,詩仙李白膾炙人口的詩歌“兩岸猿聲啼不住,輕舟已過萬重山”,表明中國自古以來就有長臂猿存在,早在1200多年前甚至更早期的長江三峽重慶、湖北,以及武夷山一帶,曾生存著大量會“唱歌”的長臂猿。然而,現在的長江兩岸再也聽不到它們的歌聲了。自20世紀以來,中國境內的野生長臂猿就只出現在云南、廣西和海南部分地區的原始山林里,在其他地區早已滅絕,“極度瀕!笔情L臂猿的身份標簽。

    范朋飛教授接受長江商報公益記者專訪時表示:“也正因此,海南長臂猿和西黑冠長臂猿才成了國家官方認定的12個瀕危旗艦物種之一,它們極度瀕危,亟待我們研究和保護!

    作為長江商報公益聯盟瀕危動物生態保護首席科研顧問,范朋飛教授一直鼓勵、參與和指導長江商報公益聯盟在云南中緬邊境實施的“大黑小灰”公益保護項目,助力長江商報共同守護云南永德縣青龍潭山的印支灰葉猴(小灰)和大雪山國家級自然保護區的西黑冠長臂猿滇西亞種(大黑)。

    范朋飛說:“保護和研究瀕危動物是我們科研、媒體和全社會的共同責任,如果我們失去這些珍貴物種,我們將永遠失去探索它們行為之謎的機會!

    中國科學家:首次證明節奏促進動物合唱

    鮮有人知,滲透到我們日常生活的音樂,它的起源和形成仍是世界之謎。多年以來,中山大學的范朋飛教授科研團隊一直致力于通過研究長臂猿的聲音進行分析和探索。

    有關音樂起源最古老的理論認為,人類音樂起源于對大自然的模仿,如流水聲、動物叫聲等,人類通過模仿這些聲音逐漸創造了音樂。

    在非人靈長類的聲音通訊系統中尋找類似節奏并驗證其功能,是探究音樂的起源和演化的重要途徑。2005年的《科學》雜志,也將人類音樂列為最具挑戰性的125個科學問題之一。

    如今,一組來自中國、美國和加拿大的科學家深入研究了這個問題,他們的研究重點是動物鳴叫協調的機制和進化,特別是三種密切相關的野生長臂猿物種。

    近日,中山大學生科院博士研究生導師范朋飛教授團隊在Cell Press細胞出版社旗下期刊《當代生物學》上,以“Small apes adjust rhythms to facilitate song coordination”為題發表研究論文。該論文首次報道了三種野生一夫二妻制冠長臂猿成年雄性通過提高和調整節奏的等時性、速度及節奏型以更好地促進成年雌性配合雄性形成合唱的最新研究成果。中山大學、廣西師范大學、溫哥華島大學、伊利諾伊大學等多名教授和研究人員參與了本項研究。

    范朋飛教授告訴長江商報公益記者:“我們的研究回答了‘動物如何協調發聲以形成復雜的二重唱或大合唱’的問題!

    范朋飛介紹,這個研究最重要的突破性意義,就是在動物中第一次發現了它們合唱的機制。

    他向記者更通俗易懂地解釋:“簡單來說,就是兩個人一起唱歌,有一個人加入的時機不對,這個合唱就會失敗。對動物也是一樣,但我們以前并不清楚動物是利用了什么樣的線索或者機制來實現合唱的。這是我們第一次通過對長臂猿的研究發現野生動物的一種合唱機制!

    范朋飛介紹,合唱是人類音樂一種非常重要的形式,也是多種群居非人動物的重要行為,多個個體如何將各自的聲音組合成有序的合唱是科學界長期關注的問題。作為音樂的基本要素,節奏是音樂在時間上的組織模式。在非人動物,尤其是非人靈長類的聲音通訊系統中尋找類似節奏并驗證其功能,是探究音樂的起源和演化的重要途徑。

    范朋飛教授科研團隊的研究表明,在所有類人猿中,只有長臂猿會產生由多種音節組成的復雜音句或序列,多個序列能進一步組合成一個鳴唱回合,具有明顯的層級劃分特征。長臂猿的鳴唱響亮而持久,能夠傳播1—2公里的距離,被認為具有吸引和防御配偶、防御領域、強化配對關系等功能,其叫聲也是最接近人類音樂的。

    “通過種內和種間比較,我們首次證明等時節奏可以促進動物合唱,而且表明節奏的變化可能作為一個更加明顯的信號被其他參與合唱的個體感知!

    范朋飛向長江商報公益記者介紹,中國擁有三種冠長臂猿,分別是東黑冠長臂猿、海南長臂猿和西黑冠長臂猿,不同于其他主要生活在一雄一雌家庭群中的長臂猿,這三種冠長臂猿通常生活在穩定的一雄二雌家庭群中。長臂猿兩性之間會配合發出合唱。被研究的長臂猿家庭群中的成年雄性和一到兩只成年雌性能將具有性別特異性的叫聲組合成二重唱或三重唱回合,這些重唱回合由雄性主導。

    長江商報公益記者了解到,此次科學團隊對這三個物種都進行過長期的野外觀察,結合長期積累的行為學數據,有針對性地討論了節奏及其變化的演化基礎——成年雄性通過成功的合唱展示與雌性的親密關系,以避免被其他雄性取代。

    范朋飛說:“可以說,我們這次研究促進了人類對節奏及其變化的功能和演化的理解,提出了多個未來研究思路,也為進一步理解音樂的起源和演化貢獻了重要的數據和理論基礎!

    長臂猿:比熊貓更瀕危珍稀的“歌唱家”

    然而,一個無法回避且極其嚴峻的事實是,范朋飛教授科研團隊此次最新科研成果所帶來的喜悅,還是被長臂猿的生存狀況削弱了。

    “外界有所不知,現在長臂猿的數量仍在不斷減少,一些亞種甚至還面臨滅絕的可能!狈杜箫w教授說。

    “我們的保護和研究任重道遠,幾乎所有長臂猿物種都受到人類活動的威脅,其中 14個物種被列為瀕;驑O度瀕危物種!痹谡撐闹,范朋飛教授團隊這樣寫道。

    長江商報公益記者了解到,長臂猿是靈長目長臂猿科所有動物的統稱,屬于小型類人猿,是中國僅有的類人猿。其最典型的特征之一就是長長的手臂和手掌,且沒有尾巴,是僅次于人類的高級靈長類動物。由于長臂猿鳴聲嘹亮,?渴直蹟[動活動于樹冠上層,因此被譽為“樹冠精靈”“林間舞者”“叢林歌唱家”。

    長臂猿與中華文明的淵源由來已久!侗阕印分杏涊d:“周穆王南征,一軍盡化,君子為猨(猿)為鶴,小人為蟲為沙!逼渲械脑,通常認為是長臂猿。

    范朋飛告訴長江商報公益記者:“長臂猿曾經在中國中部、南部和西南部繁衍生息。但幾個世紀以來,它們的數量急劇下降,棲息地也逐漸減少!

    范朋飛介紹,現有長臂猿被分成4個屬19個物種。歷史上,長臂猿曾經廣泛分布于我國中部、南部和西南部,但隨著近代人口的快速增長,其種群不斷下降,分布區從北向南,自東向西不斷退縮。1949年新中國成立后,中國仍棲息著3屬7種長臂猿,分別是海南長臂猿、天行長臂猿、東黑冠長臂猿、西黑冠長臂猿、北白頰長臂猿、白掌長臂猿、西白眉長臂猿。

    范朋飛說:“400多年前,中國長江以北的地區還有不少長臂猿分布。如今,我國7種長臂猿的現狀和保護形勢均不容樂觀!

    范朋飛向長江商報記者遺憾地表示:“當前北白頰長臂猿和白掌長臂猿很可能已處于野外滅絕狀態了!

    據范朋飛介紹,北白頰長臂猿曾分布于云南勐臘縣、江城縣和綠春縣,但2008年和2011年的野外調查卻沒有發現它的蹤跡。白掌長臂猿則分布于臨滄市,然而調查顯示,2000年以后再也沒有人聽到過它的叫聲。

    令范朋飛感到欣慰的是,此次研究的三種冠長臂猿中,東黑冠長臂猿曾被認為滅絕,直到2003年在越南被重新發現,目前全球僅存11群約74只,中國僅5群36只。海南長臂猿是中國海南的特有種,受益于中國的加強保護近年有小幅增長,但目前僅存6群37只,生存狀況依然不容樂觀。西黑冠長臂猿是目前中國分布最廣、種群數量最多的一種長臂猿,在云南中部種群數量約有1300只,但是在云南西部和南部種群數量卻非常稀少。

    另外,天行長臂猿又名高黎貢白眉長臂猿,國內僅分布于怒江以西的高黎貢山南段保山市隆陽區、騰沖縣和德宏州盈江縣,由于調查不夠深入,目前種群數量還不是很清楚,大約150只。西白眉長臂猿由于分布地區偏遠,也暫無詳細的調查和研究。

    范朋飛說:“但可以肯定的是,這兩種白眉長臂猿的數量也不容樂觀”,“簡言之,中國所有的長臂猿的種群數量加起來還沒有大熊貓多,迫切需要更多的研究和保護!

    形成合力:保護中國最后的長臂猿

    在采訪過程中,長江商報公益記者能明顯感覺到,身為中國靈長類保護專家的范朋飛教授,對長臂猿的保護非常急切,他通過長江商報公益聯盟向社會呼吁,希望全社會一起立即采取更深入的行動進一步研究和保護長臂猿!氨Wo和研究瀕危動物是我們科研、媒體和全社會的共同責任,如果我們失去這些珍貴物種,將永遠失去探索它們行為之謎的機會!

    科學研究表明,長臂猿多生活在植被保存完好的原始常綠闊葉林和熱帶雨林中,是典型的熱帶雨林指示物種和旗艦物種,長臂猿在某地的消失意味著該地區生態系統受到較為嚴重的破壞。

    中國野生長臂猿種群為何會出現瀕危狀況呢?在范朋飛看來,和絕大多數瀕危動物一樣,棲息地受到一定程度的干擾威脅,遭遇盜獵和非法貿易等,這些都是導致中國長臂猿種群數量急劇下降的原因。

    “令我們感到欣喜的是,近些年來,隨著國家對槍支管理越來越嚴格,以及人們生物多樣性保護意識的提高,偷獵已經得到了有效控制,大規模的棲息地破壞情況也已逐漸減少!

    然而,冰凍三尺非一日之寒。在范朋飛看來,棲息地退化和破碎化,以及由此導致的種群縮小、衰退仍然是當前中國長臂猿保護面臨的主要問題。

    范朋飛說:“在一些地區,長臂猿種群數量只有一兩群。成年個體無法找到配偶,導致遺傳多樣性降低,進而影響種群的長期存活!

    不過,值得慶幸的是,中國科研人員從來沒有放棄,政府和職能部門也在不斷加強對野生動物的保護管理工作。

    據了解,中國自頒布野生動物保護法以來,就一直將長臂猿列為一級重點保護動物。為了保護中國最后的長臂猿,近年來中國將其生存的多處棲息地列為國家重點自然保護區,采取相關政策加大保護力度。

    僅以云南為例,目前,云南已建立國家級自然保護區20處、國家濕地公園12處、國家級森林公園27處,超過80%的國家重點保護野生動物得到有效保護。經過多年保護,生活在云南的西黑冠長臂猿已由800只左右增加到1300只左右,保存了西黑冠長臂猿90%以上的種群。

    事實上,小種群帶來的各種負面影響依然無法得到有效解決,長臂猿的保護依然緊迫,這也需要更多的社會力量支持。

    目前,在云南臨滄市永德縣大雪山國家級自然保護區,發現了西黑冠長臂猿滇西亞種。這是全球唯一分布在中國瀾滄江以西的冠長臂猿種群,目前總數不到30只,在大雪山保護區有15只左右。

    范朋飛在接受長江商報公益記者采訪時表示,通過對該保護區西黑冠長臂猿聲音的分析,發現其確實可能是一個獨立的亞種。且由于其所在獨特的地理位置,滇西亞種對于理解瀾滄江形成的歷史也有重要意義。但目前科研人員對這個亞種基本上一無所知,還需要進一步研究!斑@樣我們就更應該加強這個小種群的保護,因為如果連這15只都沒有了,那我們永遠都不會知道西黑冠長臂猿滇西亞種是什么樣的了。只有保護好它們,我們才有機會去進一步研究它們,才能夠更好保住這個物種!

    正是緣于該物種的極度瀕危狀況,2023年7月,長江商報公益聯盟攜手中山大學范朋飛教授科研團隊、永德縣人民政府成功舉辦2023中國瀕危動物保護高峰論壇,并啟動“大黑小灰”公益項目,通過匯聚A股上市公司的公益力量,合力保護永德的青龍潭山印支灰葉猴和大雪山國家級自然保護區的西黑冠長臂猿滇西亞種。作為中國靈長類瀕保專家,范朋飛教授被永德縣人民政府聘為“永德縣瀕危動物生態保護首席專家”,被長江商報聘為“長江商報公益聯盟永德瀕危動物生態保護首席科研顧問”。范教授和他的團隊,一直致力于為云南永德縣和大雪山瀕危動物的保護和研究提供最具專業性的科研指導和幫助。

    發揮好政策和社會的力量,才能為野生長臂猿種群撐起更加堅實的“保護傘”。這不僅要求加強執法,進一步杜絕偷獵,控制好無序放牧和種植等行為,更需要加強宣傳教育,適當合理地引入各種社會資本,創新保護區外的長臂猿棲息地保護模式。

    范朋飛說:“只有當更多人了解我國長臂猿保護的困境,并采取力所能及的行動,野生長臂猿種群才會真正擁有復壯的希望!”

    猿聲今何在?愿為子孫留。

    我們該怎樣持續呵護長臂猿的“天籟之音”?我們該如何深入推進國家生物多樣性保護戰略?這是范朋飛之問,也是全社會之盼,而答案,必在全社會的系統踐行中獲得,所謂綿綿用力,久久為功,中國的生態之樹必定萬古長青。



    責編:ZB

    長江重磅排行榜
    視頻播報
    滾動新聞
    長江商報APP
    長江商報戰略合作伙伴
    99视频精品全部在线观看,99久在线国内在线播放免费观看,99精品热视频这里只有精品
    <dd id="snbgg"><noscript id="snbgg"></noscript></d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