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d id="snbgg"><noscript id="snbgg"></noscript></dd>
  • 長江商報 > 一代“鞋王”王振滔落幕之際遭立案   奧康國際市值僅剩20億康華生物業績連降

    一代“鞋王”王振滔落幕之際遭立案   奧康國際市值僅剩20億康華生物業績連降

    2024-03-18 08:12:24 來源:長江商報

    長江商報消息 ●長江商報記者 沈右榮

    一代“鞋王”王振滔在深陷困境之際,又遭立案。

    3月15日晚間,王振滔實際控制的兩家上市公司ST奧康(奧康國際,603001.SH)、康華生物(300841.SZ)同時披露,王振滔被證監會立案調查,原因是涉嫌信息披露違法違規。

    一同被調查的還有奧康國際。備受關注的是,奧康國際已經深陷困境,近五年主業連續虧損,正艱難自救。

    1988年借3萬元創業,僅用時10年,王振滔就將奧康國際推上了中國真皮鞋王之位。三次當選“十大風云浙商”,與馬云、李書福一樣,三次獲此殊榮。

    然而,市場風云變幻,皮鞋的市場需求在不斷收窄,盡管王振滔努力拓展產業布局,但大勢不再,奧康國際的生存日益艱難。

    王振滔布局的生物醫藥產業也面臨挑戰,康華生物的業績已經連續兩年下滑。

    鞋業、藥業等兩大產業,能否成功突圍?曾經的風云人物王振滔,能否成功渡劫?這將是一次最嚴峻的考驗。

    三度“點火”的皮鞋大亨

    聰明、機靈、擅長經商,王振滔身上聚集了典型的溫州商人特征。

    王振滔也是白手起家的典型。他早年家貧,高中上了一年主動輟學,隨后做了3年木匠、干了5年推銷,一次偶然機會,他發現,不少溫州老鄉倒賣服裝、皮鞋,獲利不菲。于是,王振滔來到華中武漢,與人合伙在武漢國營商場租了半個柜臺,做皮鞋生意。自此,他與皮鞋結下了不解之緣。

    初涉商界,王振滔就展現了商業天賦。他不只是單純進貨賣鞋,而是細心記錄每一名顧客需求,再找商家定制。第一年,他的半個柜臺銷售額比商場其他18個柜臺之和還要多。

    上世紀八十年代,溫州鞋一度成為“瘟鞋”的代名詞。1987年8月8日,杭州武林門,浙江工商部門將在全國各地查抄來的假冒偽劣溫州鞋付之一炬。此事轟動全國,王振滔的生意也受到沖擊。

    誠信、質量,是產品、企業生存之本,溫州鞋要想重新占領市場,必須從這兩個方面徹底改變。王振滔決定自己生產皮鞋,生產真正能代表溫州人品質的皮鞋。1988年,他回到家鄉永嘉,籌資3萬元創辦了永嘉奧林鞋廠,這就是奧康的前身。

    立志做真皮鞋的王振滔堅持打假。1999年12月15日,他在杭州點燃“雪恥之火”,將沒收回來的2000多雙假冒奧康皮鞋當眾燒毀。

    8年后的2007年,王振滔再赴杭州武林門,點燃“誠信之火”,與其他溫州企業家一起鑄誠信之鼎。

    2016年,又隔一個8年,王振滔前往貴州點燃了“良知之火”。他當眾表示,更好地為員工服務、為客戶服務、為人類進步而服務,造良知之品、行良知之人、鑄良知之企。

    王振滔的幾個舉動曾讓業界津津樂道,并致以敬意。1999年,奧康如期完成日本訂單后卻遇上了臺風,為了兌現交貨承諾,王振滔不惜成本選擇空運交付。2003年,奧康在與意大利客戶的交易中,一雙皮鞋的成本少算了1美元,但已簽訂了正式合同。即便如此,奧康還是按合同價執行。

    誠信成就基業。1998年,創業僅10年,王振滔就收獲“中國真皮鞋王”光環。

    2012年,奧康國際登陸上海證券交易所,成為“中國男鞋第一股”。當年,公司營業收入34.50億元,歸屬于上市公司股東的凈利潤(以下簡稱“凈利潤”)超過5億元。

    王振滔成為中國知名的皮鞋大亨。

    轉型中落幕的“鞋王”

    風光無限的王振滔,一直未完成自身的突破,風光也逐漸黯淡。

    奧康國際上市即巔峰,近12年來,公司營業收入在小幅波動中下降,凈利潤更是越來越少,2019年以來,主營業務持續虧損。奧康國際陷入了困境。

    市場好奇,一代“鞋王”為何如此落幕?

    華經產業研究院調研顯示,2016—2021年,中國皮鞋產量從46.18億雙下降至35.24億雙。根據前瞻產業研究院的預測數據,預計到2026年,中國皮鞋行業將收縮至17億雙。

    公開數據顯示,2021年,奧康皮鞋國內市場占有率只有1.3%,中國男士皮鞋頭部品牌前五合計市占率也只有4.8%。

    中國皮鞋市場在不斷萎縮,為什么?業內分析人士表示,除了在一些非常正式的公務場合,多數人并不選擇穿皮鞋。此外,老年人選擇穿皮鞋的也越來越少,一些年輕人也很少穿皮鞋。出現這樣的現象,與皮鞋存在舒適度痛點有關。而運動休閑鞋類恰好解決了這一痛點,輕便、靈活、舒適,讓運動休閑鞋市場空間不斷擴大,進而擠壓了皮鞋的市場空間。

    王振滔及奧康國際也面臨著這一共性問題。對于王振滔及奧康國際而言,還面臨著一個艱難選擇:皮鞋賽道狹窄,如果進一步做精品皮鞋,前景并不明朗。如果調換賽道,已長期深耕皮鞋品類,想要大尺度轉型,也不是件易事。

    王振滔也有過努力。2021年初,王振滔明確提出,必須以“更舒適的男士皮鞋”為品牌戰略定位,讓中國人的腳穿中國人的鞋。他認為,“消費者的痛點就是品牌的起點”。

    2021年8月,奧康國際在其33周年之際進行品牌升級,發布了“微空調”“云朵”“呼吸”“萬步”四大系列,意在解決傳統皮鞋舒適度差、長期穿著容易出汗悶腳等問題。王振滔聘請法國知名設計師打造,在營銷方面請來當紅明星做代言人。

    此外,奧康國際拿下了美國運動鞋品牌斯凱奇在中國南方部分省市的經銷權,與INTERSPORT建立長期戰略關系,運營運動品牌彪馬。

    遺憾的是,從經營業績方面看,奧康國際尚未走出困境。2023年,公司預計虧損9500萬元,扣除非經常性損益后,虧損擴大至1.62億元。

    目前,盡管今年2月8日以來股價不斷上漲,奧康國際的市值仍然只有20億元,不到巔峰時223億元的十分之一。

    忙著變現與新考驗

    王振滔的產業,不只有皮鞋,還有疫苗、金融、地產等,奧康集團是一家集資本營運、品牌營運、產業營運為一體的大型綜合性產業集團。如今的王振滔,面臨新的考驗。

    雖然在皮鞋行業已經落幕,但在疫苗行業,王振滔仍然有一戰之力。

    康華生物成立于2004年,由王振滔出資千萬元成立,主營疫苗研發、生產和銷售,核心產品為凍干人用狂犬病疫苗(人二倍體細胞)。根據公司披露,由于產量低、大體積生物反應器培養人二倍體細胞難度較大等,2023年上半年,公司是唯一一家通過中檢院批簽發并實現銷售的人二倍體細胞狂犬病疫苗生產企業。

    不過,康華生物的危機較為明顯。單品凍干人用狂犬病疫苗(人二倍體細胞)為公司貢獻了超過99%的營業收入,而這一市場份額不大,未來的競爭會更加激烈。

    實際上,歷經連續5年高速增長后,2022年,康華生物凈利潤下降,2023年前三季度凈利潤降幅達23.66%。

    備受質疑的是,王振滔忙著變現。

    2012年上市以來,奧康國際累計盈利21.86億元,累計分紅19.83億元,其中,2019年至2021年的分紅率分別高達850.74%、685%、588.77%。這三年,其凈利潤合計為0.84億元,現金分紅合計達5.82億元,分給股東的錢是公司賺得的6.93倍。

    除了分紅,王振滔及其兒子王晨還進行了減持。

    王振滔、王晨父子合計持有奧康投資100%股權,2015年6月初,奧康國際的控股股東奧康投資將所持公司7300萬股(占公司總股本的18.20%)轉讓給繆彥樞、潘長忠、王晨,轉讓價款合計為11.13億元,其中,繆彥樞、潘長忠二人合計出資5.03億元?姀邢低跽裉系木司,潘長忠系王振滔的妹夫。2015年四季度,二人將所持股權全部清倉。

    2018年8月底,奧康投資將所持5%股權折價轉讓給許永坤,轉讓價款約為2.09億元;王晨將所持9.98%股權轉讓給項今羽,轉讓款為4.16億元,王晨完成清倉。

    粗略估算,通過減持及獲得的現金分紅,王振滔家族合計套現20億元。

    王振滔還減持了康華生物。2023年,王振滔及其控制的奧康集團將所持康華生物7.4767%股權轉讓給濟南康悅齊明投資合伙企業(有限合伙),套現約5.49億元。

    王振滔為何忙著變現?是否存在違規套現?

    今年3月15日,奧康國際、王振滔等收到了浙江證監局的監管函,原因是,公司在2021年年報、2022年年報和2023年半年報中未按規定披露關聯方非經營性資金占用情況,公司資金支付、經銷商管理相關內部控制存在缺陷,奧康集團與公司的財務人員存在混同。

    經營壓力大,又因信披違法違規被立案調查,年近60歲的王振滔將如何應對新的考驗?

    責編:ZB

    長江重磅排行榜
    視頻播報
    滾動新聞
    長江商報APP
    長江商報戰略合作伙伴
    99视频精品全部在线观看,99久在线国内在线播放免费观看,99精品热视频这里只有精品
    <dd id="snbgg"><noscript id="snbgg"></noscript></d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