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d id="snbgg"><noscript id="snbgg"></noscript></dd>
  • 長江商報 > 盧竑巖“玩游戲”財富一年縮水88億   吉比特營收凈利雙降股價跌勢依舊

    盧竑巖“玩游戲”財富一年縮水88億   吉比特營收凈利雙降股價跌勢依舊

    2024-04-08 07:59:19 來源:長江商報

    長江商報消息 ●長江商報記者 沈右榮

    27歲創業,42歲躋身胡潤富豪榜,“游戲玩家”盧竑巖迎來了嚴峻挑戰。

    今年以來,在監管號召之下,A股市場紛紛“曬”分紅賬單,而盧竑巖控制的吉比特(603444.SH)是個特例。吉比特宣布,不派發年度紅利。

    過去7年,吉比特堅持年年派發年度紅利,為何2023年突然終止?

    2023年,吉比特的經營遇到了挑戰,營收凈利出現2017年上市以來的首次雙降。

    18年前,盧竑巖出資50萬元與人合伙創業,主要從事網絡游戲。2017年,他將吉比特推進了資本市場,2019年,登上胡潤富豪榜。但在近一年時間,他的財富縮水了88億元。

    因為持續高比例分紅,吉比特被市場稱為“游戲茅”。如今,經營業績下滑,吉比特的挑戰如期而至。

    依賴《問道》難持久,盧竑巖將如何出招應對?

    靠《問道》問鼎富豪榜

    盧竑巖算不上草根創業,但屬于白手起家。

    盧竑巖1977年出生于深圳市鹽田區,17歲考入天津大學計算機及應用專業。21歲,大學畢業后,他進入中興通訊,擔任軟件工程師,后來又到加拿大留學深造,并擔任美國Salira Optical Network SystemsInc開發工程師。

    至于為何要回國,為何要離開大廠創業,盧竑巖并未公開透露,外界對其早期經歷知之甚少。

    2004年,是盧竑巖的人生重要轉折點。這一年,27歲的他選擇了自主創業。

    公開信息顯示,盧竑巖出資50萬元,與蘇華舟合伙創業。創業地點不在深圳,而是廈門。成立廈門市吉比特網絡技術有限公司(即目前的上市公司吉比特),租房子,雇請十幾名研發人員,盧竑巖就此邁出了創業步伐。

    IT技術出身的盧竑巖負責研發,蘇華舟負責后勤保障。創業一開始,盧竑巖的目標就很明確,那就是開發網絡游戲。

    2年后,也就是盧竑巖29歲時,游戲《問道》問世,一經推出,迅速走紅,上線人數超過10萬,當年,盧竑巖就收回了開發成本。

    2007年前后,正是中國網絡游戲普及之時。游族網絡于2007年登陸A股市場,史玉柱的巨人網絡登陸美國紐交所,完美世界、中青寶、三七互娛等一批游戲公司也在隨后登陸資本市場。

    盧竑巖及吉比特堪稱是踩對了節拍,迅速獲得了成功。2009年,《問道》在線人數突破90萬。

    在盧竑巖的推動下,吉比特很快實現了崛起,2016年,吉比特推出問道手游并自主運營,實現了游戲的精細化運營。

    也正是靠《問道》這款游戲,吉比特的經營業績快速增長,盧竑巖借此將其送入資本市場。

    2017年,吉比特登陸上海證券交易所主板市場。與巨人網絡借殼世紀游輪、游族網絡借殼梅花傘、三七互娛借殼順榮三七等上市途徑不同,吉比特是通過直接闖關IPO登陸主板市場。

    2019年10月,盧竑巖首次登上富豪榜,以55億元財富位列《2019年胡潤百富榜》第747位。自此開始,他成為富豪榜上的?。

    被質疑清倉式分紅

    借助《問道》游戲,盧竑巖成了知名的“游戲玩家”、企業家,他也為不少投資者創造了不菲財富。

    《問道》走紅初期,就吸引了知名資本IDG的高度關注。2007年,IDG投資出資263萬美元增資吉比特,獲得19.05%的股權。兩年后,IDG再度加碼投資,持股比上升至23.43%。

    2011年,吉比特的估值達到15億元,較IDG首次入股時的1.5億元增長了9倍。IDG將其所持吉比特股份出售,短短4年,獲利2.7億元。

    在盧竑巖的推動下,上市之后的吉比特,持續給股東帶來豐厚回報。

    2016年至2022年,吉比特堅持年年派發現金紅利,且多為高比例分紅。具體為,2016年度至2022年度,公司派發的現金紅利分別為2.94億元、1.87億元、7.19億元、3.59億元、8.62億元、11.50億元、12.22億元,占當年凈利潤的比例為50.24%、30.65%、99.43%、44.41%、82.41%、78.30%、83.67%,其中,2020年至2022年,現金分紅金額均占凈利潤的80%左右。2016年至2022年,公司累計分紅金額達47.93億元。

    因為吉比特年年高比例分紅,市場一度質疑公司清倉式分紅。

    其實,高比例分紅的背后,是盧竑巖執掌下的吉比特經營業績高速增長,即便是游戲“寒冬”,包括巨人網絡、完美世界等知名游戲公司經營業績出現調整,吉比特的業績依然在增長。因此,吉比特一度被市場稱之為“游戲茅”。

    經營業績數據顯示,2016年至2022年,吉比特實現的歸屬于母公司股東的凈利潤(以下簡稱“凈利潤”)分別為5.85億元、6.10億元、7.23億元、8.09億元、10.46億元、14.68億元、14.61億元。2022年,受非經常性損益影響,公司凈利潤有小幅下降,但剔除這一因素影響,凈利潤同比增長近20%。

    除了獲得現金分紅外,湖南文化旅游創業投資基金企業(有限合伙)、北京和諧成長投資中心(有限合伙)還通過減持退出,合計獲利13億元左右。

    盧竑巖的挑戰

    吉比特上市7年,盧竑巖迎來了新的挑戰。

    2023年,吉比特迎來了上市7年來的首次業績調整。當期,公司實現營業收入41.85億元,同比下降19.02%;凈利潤11.25億元,同比下降22.98%,扣除非經常性損益后凈利潤為11.19億元,同比下降幅度也達到23.79%。

    吉比特的業績首次調整為何出現在2023年?

    《問道》《問道手游》《一念逍遙》三款游戲是盧竑巖領銜研發的自研產品,《問道》《問道手游》上線分別有18年、8年,《一念逍遙》上線近3年。2023年,《問道》端游收入與上年持平,《問道手游》收入有所下降,《一念逍遙(大陸版)》收入則大幅下降,代理產品《奧比島:夢想國度》收入下降。

    由此可見,吉比特的收入仍然靠爆款產品《問道》支撐。

    2023年,吉比特的銷售費用同比減少2.75億元。

    從產品及收入來看,吉比特的存量產品收入下滑,新產品的貢獻尚不明顯。

    2024年,吉比特儲備的多個自研、代理產品都在推進中,不過,公司亦坦承,產品上線計劃受到多方面因素影響,存在不確定性。

    實際上,產品即便順利上線,能否轉化為預期收入,同樣存在不確定性。

    盧竑巖面臨的挑戰,除了缺少《問道》《問道手游》這樣的爆款產品外,還有游戲市場競爭加劇。

    去年以來,游戲市場格局生變,包括字節跳動、嗶哩嗶哩在內的多家企業調整了旗下游戲業務,騰訊、網易、米哈游等游戲大廠不斷推高大制作游戲的制作門檻,業內人士認為,國內游戲市場競爭激烈,游戲新用戶的紅利已經消退,進入到標準的存量競爭階段。一旦大量網易、騰訊等頭部公司打起價格戰,吉比特等腰部游戲公司將受到影響。

    此外,游戲行業監管加強,對未成年人等保護趨勢更為明顯,游戲客戶群體玩游戲的時間也將受到限制。

    盧竑巖感受到了寒意。2023年度,吉比特除了年中派發紅利5.04億元外,年末終結了連續7年的現金分紅。

    此外,2023年,盧竑巖還通過二級市場減持,套現超億元,這也是其上市后的唯一一次減持。

    近一年來,吉比特的股價從590元/股跌至185.02元/股,區間跌幅達68.64%。伴隨著股價下跌,盧竑巖的個人財富也縮水88億元。

    業績股價雙降,依賴《問道》不可持久,市場競爭加劇,盧竑巖該如何發力,又能否力挽狂瀾,值得繼續關注。

    責編:ZB

    長江重磅排行榜
    視頻播報
    滾動新聞
    長江商報APP
    長江商報戰略合作伙伴
    99视频精品全部在线观看,99久在线国内在线播放免费观看,99精品热视频这里只有精品
    <dd id="snbgg"><noscript id="snbgg"></noscript></d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