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d id="snbgg"><noscript id="snbgg"></noscript></dd>
  • 長江商報 > 李良彬財富縮水500億痛失江西首富   贛鋒鋰業凈利降75%李承霖接棒250億債務壓頂

    李良彬財富縮水500億痛失江西首富   贛鋒鋰業凈利降75%李承霖接棒250億債務壓頂

    2024-04-29 08:13:53 來源:長江商報

    長江商報消息 ●長江商報記者 沈右榮

    鋰業巨頭天齊鋰業爆雷,監管下發關注函。鋰電雙雄之一的李良彬也感受到了陣陣寒意。

    2023年,李良彬旗下的贛鋒鋰業(002460.SZ)經營業績大幅下滑,其實現的歸屬于母公司股東的凈利潤(以下簡稱“凈利潤”)從超過200億元縮水至不到50億元,下降幅度超過75%。

    與天齊鋰業幾乎是相同的成長路徑,李良彬推動贛鋒鋰業進行了長達10年的全球并購,成就了鋰業巨頭。

    在有“鋰”就能橫著走的高景氣之時,贛鋒鋰業實現業績暴增,李良彬也曾借助公司股價暴漲而奪得江西首富之位。如今,他的財富縮水了超500億元,已經痛失江西首富寶座。

    鋰業的調整還沒結束,李良彬的壓力劇增。相較天齊鋰業的蔣衛平“坑”了一批資本,李良彬的壓力主要是自己扛。截至2023年底,贛鋒鋰業的債務超過250億元。

    今年3月,李良彬將28歲的兒子李承霖安排在贛鋒鋰業副總裁之位,市場解讀為,李良彬在考慮交班。

    鋰業低景氣周期尚未結束,贛鋒鋰業正在進行鋰業生態產業鏈延伸的關鍵布局,二代接班,也將面臨挑戰。

    財富縮水至130億

    低景氣周期,讓李良彬的情緒也有些低落。

    今年4月26日,A股滬深創三大指數強勢上漲,贛鋒鋰業股價低開高走,最終勉強收漲0.79%,收報34.30元/股。當日,公司市值約為692億元。

    曾經,二級市場上的贛鋒鋰業很風光。2019年8月初,公司股價在20元/股,到2021年9月1日,股價飆漲至224.40元/股,區間漲幅高達10倍。公司市值也因此猛增至約3226億元。

    不到3年,贛鋒鋰業的股價下跌了逾78%,市值蒸發了2534億元。

    股價巔峰時,李良彬持有贛鋒鋰業20.05%的股權,目前,持股比降低至18.77%。股價及市值劇變,李良彬財富縮水了約517億元,目前不足130億元。

    李良彬的財富縮水,與贛鋒鋰業經營承壓直接相關。

    2023年度,贛鋒鋰業實現營業收入329.72億元,同比下降21.16%;凈利潤49.47億元,較上年同期減少155.57億元,同比下降幅度高達75.87%;扣除非經常性損益的凈利潤(以下簡稱“扣非凈利潤”)為26.76億元,同比減少172.76億元,降幅高達86.59%。

    從單個季度看,2023年第二、三、四季度公司營業收入連續三個季度下降,凈利潤則是連續四個季度下降,其中,第三季度,公司凈利潤為1.60億元,同比下降幅度達97.88%。

    備受關注的是第四季度,其凈利潤為虧損10.63億元、扣非凈利潤為虧損16.76億元。

    另一家鋰業巨頭天齊鋰業,2023年的營業收入為405.03億元,較上年略有增長,凈利潤72.97億元,同比下降69.75%。其中,第四季度,天齊鋰業凈利潤、扣非凈利潤分別虧損8.01億元、8.06億元。

    與天齊鋰業相比,2023年全年,贛鋒鋰業的凈利潤下滑幅度更大,第四季度虧損程度更大。

    贛鋒鋰業解釋其2023年度凈利潤大幅下降時稱,受鋰行業周期性影響,終端需求增速放緩,鋰鹽產品價格大幅下降。

    也就是說,李良彬及贛鋒鋰業無法抵御周期,李良彬的財富因此大幅縮水。2022年他曾以325億元財富奪得江西首富寶座。如今,他的這一寶座被光伏行業的李仙德拿走。

    全球瘋狂收購煉成的“鋰王”

    李良彬的膽識、智慧及經歷,曾為人稱道。

    1967年,李良彬出生于江西一普通農家,宜春師;瘜W系畢業后進入江西鋰廠當一名研究員。9年后,他晉升為江西鋰廠溴化鋰分廠廠長。

    1997年,李良彬下海創業,從接手新余市贛鋒金屬鋰廠開始,這就是贛鋒鋰業的前身。

    2008年,全球金融危機爆發,頗具眼光的李良彬轉向電池級金屬鋰、電池級碳酸鋰。金融危機過去了,李良彬的電池級鋰系列產品彌補了市場空白。

    2010年,在危機中脫穎而出的贛鋒鋰業成功登陸A股市場。

    2016年,李良彬上演了幾乎與2008年同樣的劇情。他預判碳酸鋰市場將供過于求便轉向高鎳電池,擴充氫氧化鋰產品產能,并提升其品質。隨著碳酸鋰價格大跳水,氫氧化鋰產品大幅上漲,贛鋒鋰業進入一線車企供應鏈。這一年,贛鋒鋰業實現營業收入43.83億元,凈利潤為14.69億元。

    跟天齊鋰業的蔣衛平有些類似,李良彬真正的揚名之作還是全球收購。

    根據梳理,贛鋒鋰業相繼收購了江蘇優派新能源有限公司51%股權、國際鋰業愛爾蘭公司51%股權、優派新能源49%股權、美洲鋰業19.9%股權等20多家公司。其中,規模較大的收購有美洲鋰業19.9%股權、美拜電子100%股權、澳大利亞RIM6.9%股權等。2020年,公司完成了ExarCapital13.5%股權、Sonora22.5%股權收購,交易價格為2300萬英鎊。

    2021年3月,公司宣布擬出資14.70億元收購伊犁鴻大100%股權;5月,又宣布作價1.9億英鎊收購Bacanora71.12%股權;7月,收購Millennial部分股權。

    2022年、2023年,李良彬推動的收購動作仍然沒有停止。Bacanora71.12%股權、Lithea100%股份、領能鋰業35.2941%股權等相繼被其收入囊中。

    早在2020年,贛鋒鋰業就宣布,其已成為全球第三大及中國最大的鋰化合物生產商及全球最大的金屬鋰生產商,擁有五大類逾40種鋰化合物及金屬鋰產品的生產能力,是鋰系列產品供應最齊全的制造商之一,也是全球鋰行業唯一同時擁有鹵水提鋰、礦石提鋰、回收提鋰產業化技術的企業,在鋰行業多個產品的市場份額占據領先地位。

    全球鋰資源供給大部分來自鹽湖和硬巖鋰礦,其中成熟的鹽湖主要分布在南美鋰三角和中國,大部分鋰礦山依然集中在西澳。

    贛鋒鋰業基本上已經完成了鋰資源布局。在國內,其鋰礦資源布局集中在青海、江西等地,國外分布在澳大利亞、阿根廷、愛爾蘭、墨西哥等鋰礦資源富庶之地。

    超250億債務的新挑戰

    李良彬的瘋狂收購還在繼續,但他面臨的挑戰已經襲來。

    根據Wind系統數據,贛鋒鋰業完成了兩宗并購。其一,3.60億元收購新余贛鋒礦業剩下的10%股權,這屬于既定動作。其二,出資13.39億元向李良彬收購鑲黃旗蒙金礦業70%股權,這部分資產是2021年李良彬以個人名義收購,如今轉賣給上市公司。

    為了應對鋰業周期,李良彬早已推動贛鋒鋰業進行一體化產業布局,目前,產業鏈還在向下游延伸。

    公開消息顯示,2023年9月,贛鋒鋰業斥資10億元投資賽力斯孫公司瑞馳電動。此外,公司還入股了廣汽埃安、嵐圖汽車。

    從上游礦業,到中游的鋰鹽產品、鋰電池,再到綁定下游的整車廠商,贛鋒鋰業的一體化產業鏈布局基本完成。

    備受行業關注的是,公司正在發力半固態電池、固態電池,以圖新的增長點。

    一體化鋰生態產業鏈的優勢是,可以保障產品供應,降低相關環節成本。但是,這一優勢是取決于下游整車廠商的產能及整車銷售情況。

    時下,新能源汽車價格戰硝煙四起,整車廠商對降本要求較高,傳遞至中游、上游的,也是降本、產品降價。

    公開數據顯示,今年4月26日,工業級碳酸鋰的報價為10.84萬元/噸。與曾經高達60萬元/噸的價格相比,已經大幅下降。

    市場預測,短期內,碳酸鋰價格仍將維持在低位徘徊。

    李良彬面臨的最直觀壓力,除了經營,就是債務。截至2023年底,贛鋒鋰業的有息負債超過250億元。當期,公司財務費用5.81億元,而上年同期為-0.83億元。

    今年3月,贛鋒鋰業還發生了人事變動。公司董事、副總裁沈海博辭去副總裁職務,公司同時聘任李承霖、王彬為副總裁。

    李承霖,今年28歲,李良彬之子。對于李承霖上位,市場解讀,李良彬在有序安排交班。

    天齊鋰業海外項目爆雷導致今年一季度預計虧損超過36億元。而贛鋒鋰業的墨西哥 sonara項目陷入訴訟,公司擁有阿根廷Cauchari-olaroz鋰鹽湖項目一期年化4萬噸產能75%產品的包銷權,從該項目采購碳酸鋰到國內進行加工,是否會有利潤,外界暫不可知。

    挑戰面前,李良彬能否從容應對,危中尋機,長江商報記者將保持關注。

    責編:ZB

    長江重磅排行榜
    視頻播報
    滾動新聞
    長江商報APP
    長江商報戰略合作伙伴
    99视频精品全部在线观看,99久在线国内在线播放免费观看,99精品热视频这里只有精品
    <dd id="snbgg"><noscript id="snbgg"></noscript></d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