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d id="snbgg"><noscript id="snbgg"></noscript></dd>
  • 長江商報 > 高義包裝任志生親友低價入股獲利1900萬   獲評高新企業僅1項自研發明專利

    高義包裝任志生親友低價入股獲利1900萬   獲評高新企業僅1項自研發明專利

    2024-05-06 07:19:22 來源:長江商報

    長江商報消息 五一假期前夕,深交所作出決定,終止對廣東高義包裝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簡稱“高義包裝”)首次公開發行股票并在主板上市審核事項。

    深交所終止審核的原因,是高義包裝在再三權衡后,撤回了IPO申請。不過,由于一批機構潛伏,預計其未來仍會尋機上市。

    高義包裝主營紙制印刷包裝,是微軟、蘋果、小米等全球知名企業供應商,市場地位不低。不過,近幾年,公司的營業收入在增長,盈利能力卻沒有明顯提升,毛利率呈下降趨勢。

    作為一家高新技術企業,高義包裝擁有3項發明專利,但自主研發的發明專利僅有1項,另2項是購買而來。

    任志生為高義包裝創始人,任志生一家三口合計持有公司超過70%的股權,存在不當控制風險。在IPO前,公司派發現金紅利近4000萬元,任志生用于親友往來、投資理財等。

    本次IPO,高義包裝擬募資7.74億元,其中,1.3億元用于補充流動資金,5.65億元用于擴產。招股書顯示,高義包裝的產能利用率還有提升空間。激進擴產,或出現產能閑置。

    實控人親屬好友低價入股存疑

    高義包裝存在實際控制人不當控制問題。

    任志生為高義包裝的創始人。2014年7月,任志生、賀小華、王東共同出資6000萬元成立高義包裝,任志生的持股比例為81.02%。后賀小華將其所持高義包裝的股份全部轉讓給李東紅。

    截至目前,任志生為高義包裝實際控制人,直接持股44.60%,其配偶王雪梅、兒子任柏賓為其一致行動人,分別持股9.84%。此外,任志生控制的上海高儒企業管理合伙企業(有限合伙)和上海高萍企業管理合伙企業(有限合伙)也為其一致行動人,分別持股4.59%。任志生及其一致行動人合計持有公司73.47%的股份。

    從持股81.02%到73.47%,任志生的持股變化存在異常。

    2021年3月,任志生將其所持有的高義包裝130萬元的認繳出資額,以517.40萬元的價格轉讓給東莞市高藝企業管理合伙企業(有限合伙)(以下簡稱“高藝合伙”),轉讓價格為3.98元/注冊資本。

    當年6月,高義包裝增資擴股,包括中信證券投資有限公司、廣東博資同澤一號股權投資合伙企業(有限合伙)(簡稱“博資同澤”)、東莞市創新投資發展合伙企業(有限合伙)、東莞市科創資本投資合伙企業(有限合伙)等入股,增資價格為16.33元/注冊資本。

    當年12月,高義包裝再度增資,陽光教育參與增資,增資價格為17.73元/股。

    僅過三個月,轉讓價格及增資價格相差12.35元/注冊資本,高藝合伙為何能以如此低的價格入股?

    高義包裝解釋,高藝合伙的合伙人主要為任志生的親屬及朋友。

    高藝合伙的股東有11個,任春花、任賢忠等4人系任志生的侄子、侄女,王冬梅等3人系任志生妻子的兄弟姐妹。還有4人,包括顏福生、王鳳、劉廷偉、肖美英,其中,顏福生持有15.38%的出資比例,與任春花并列為高藝合伙第一大股東。

    高義包裝沒有解釋上述4人與任志生的具體關系,僅稱系任志生的朋友,是否不適合持股、是否有代持行為等,均沒有說明。

    市場好奇,高義包裝為何不具體說明這4名低價入股的“朋友”情況,是否存在異常的利益輸送行為,不得而知。

    11名親屬朋友出資517.40萬元獲得高義包裝130萬元的認繳出資額,截至最新招股書簽署之日,高藝合伙持股比為1.19%。

    按照高義包裝最后一次股權變動價格估算,高義包裝估值為20.37億元。據此計算,高藝合伙所持1.19%股份對應的估值為2436.20萬元,較517.40萬元的出資額已經浮盈1918.8萬元。

    分紅近4000萬再用1.3億補流

    基于任志生家族的高度控盤,高義包裝還有些異常。

    近期,IPO企業分紅現象備受市場關注。高義包裝也存在IPO前分紅問題。

    根據招股書,2020年、2022年,高義包裝先后向股東派發現金紅利1836.80萬元、2157.40萬元,合計為3994.20萬元。

    按照持股比例,這些現金分紅,絕大部分進了實際控制人任志生及其一致行動人的腰包。

    按照高義包裝及保薦機構中信證券回復的審核問詢函,現金分紅資金流向為:2020年的現金分紅,任志生獲得分紅款1140.76萬元,主要用于歸還往來款、親友間往來;2022年現金分紅,任志生獲得分紅款756.76萬元,主要用于歸還往來款、支付股份回購款、親友間往來。期間,王雪梅、任柏賓獲得分紅款分別為171.50萬元、171.50萬元,全部用于投資理財。(上述任志生等獲得分紅款,不含間接持股獲得的分紅款。)

    從這些信息看,任志生及其一致行動人并不缺錢。

    備受質疑的是,本次IPO,高義包裝計劃募資7.74億元。其中,1.30億元募資用于補充營運資金。

    高義包裝表示,經測算,至2025年末,公司由營業收入增長導致的流動資金需求約為2.51億元。公司亟需根據業務發展需求及時補充流動資金,為未來經營和發展提供充足的資金支持。

    既然未來存在資金缺口,高義包裝為何還要向股東派發現金紅利?本次IPO擱淺,這一資金缺口如何彌補?

    本次IPO的7.74億元募資中,5.65億元用于東莞智能包裝生產項目建設,進行擴產。

    2020年至2023年1—9月(以下簡稱“報告期”),高義包裝的產能利用率分別為81.74%、84.61%、79.27%和69.62%,產能利用率并不高。

    產能利用率還有提升空間,為何還要擴產?

    高義包裝解釋稱,通過多年的業務拓展,公司已開發包括微軟、蘋果、菲利普莫里斯、綠山咖啡、iRobot、必勝、Shark Ninja、小米、徠芬、今世緣等優質客戶,涵蓋消費電子、小家電、電子煙、酒類等領域。報告期內,公司產品在手訂單量持續快速增長,發出商品余額均有訂單支持,庫存商品的訂單覆蓋率分別為96.04%、94.65%、93.61%和94.63%。

    高義包裝沒有披露擴產項目建成后新增產能情況,未來產能能否如期消化,值得懷疑。

    凈利波動毛利率下降

    高義包裝的盈利能力不太穩定,持續盈利能力也存疑。

    報告期,高義包裝實現的營業收入分別為7.42億元、8.71億元、9.34億元、7.98億元,2021年、2022年同比增長17.32%、7.28%;歸屬于母公司股東的凈利潤(以下簡稱“凈利潤”)為7991.77萬元、7622.34萬元、9095.76萬元、6576.70萬元,2021年、2022年同比變動幅度為-4.62%、19.33%;扣除非經常性損益的凈利潤(以下簡稱“扣非凈利潤”)分別為9334.05萬元、7446.44萬元、8948.19萬元、6539.57萬元,2021年、2022年的變動幅度分別為-20.22%、20.17%。

    上述數據顯示,報告期,公司營業收入呈持續增長趨勢,凈利潤、扣非凈利潤則出現明顯波動,2022年的扣非凈利潤雖然有明顯增長,但仍然不及2020年。

    與凈利潤相關的是,公司的綜合毛利率呈下降趨勢,報告期分別為33.17%、27.87%、26.42%、26.50%。

    高義包裝稱,公司為高新技術企業。但是,公司在研發方面的投入并不突出。報告期內,公司研發費用分別1947.56萬元、2833.69萬元、3984.94萬元、2717.73萬元,研發費用占當期營業收入的比例分別為2.62%、3.25%、4.26%、3.40%。

    截至2023年9月30日,高義包裝的員工數量為2181人,其中,研發人員數量為161人,占員工總數的7.38%,不到10%。

    據披露,截至2023年11月末,高義包裝及其子公司共擁有110項境內已授權專利,未擁有任何境外授權專利。其中,發明專利3項,但僅有1項發明專利是原始取得,另外2項發明專利均系購買而來。

    高義包裝還存在密集關聯交易。報告期,公司向關聯方銷售金額分別為1824.90萬元、2013.57萬元、1057.63萬元、13.34萬元,向關聯方采購金額分別為4325.67萬元、4508.98萬元、2697.55萬元、631.30萬元。

    高義包裝的關聯方及關聯交易較為頻繁。如2021—2022年期間,關聯方東莞博格達的客戶向其采購一批彩盒,東莞博格達自身無彩盒產能,臨時向高義包裝采購,金額 70.66萬元。高義包裝曾為東莞博格達提供代銷服務。公司稱,由于東莞博格達經營規模相對較小、產品相對單一,公司為其代銷貼紙和商標等產品,并收取代銷服務費。再比如,為及時響應客戶臨時需求,公司存在向監事李存燕之配偶姚遠遠和實際控制人任志生侄子任賢喜采購運輸服務的情形。

    諸多關聯交易是否合理,價格是否公允,都為市場所關注。

    ●長江商報記者 沈右榮

    責編:ZB

    長江重磅排行榜
    視頻播報
    滾動新聞
    長江商報APP
    長江商報戰略合作伙伴
    99视频精品全部在线观看,99久在线国内在线播放免费观看,99精品热视频这里只有精品
    <dd id="snbgg"><noscript id="snbgg"></noscript></dd>